上海人物摄像交流群

《红发会》一

楼主:水青读名著 时间:2022-05-19 08:33:26

红发会 一



  • 去年秋季的某日,我拜访了我的朋友福尔摩斯先生。他当时正在和一位老先生深谈着什么,只见这位老先生身形略显矮胖,脸色红润,留着一头红发。我为自己的闯入表示抱歉。正准备抽身退出的时候,福尔摩斯一把将我拉住,把我拉进了房间里,并随手关上了门。

  • 他亲切地说道,“我亲爱的华生,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 “我担心你正忙着呢。”

  • “你说得对,我的确很忙。”

  • “既然这样,我到隔壁房间等一会儿。”

  • “没有必要。威尔逊先生,这位先生是我的朋友和助手,他帮助我成功地侦破过许多案子。在处理你的案子的时候,他同样会给我最大的帮助,这一点毋庸置疑。”

  • 那位略显矮胖的红发老先生从椅子里半站起来,微微欠身向我点头致意,但他那肥嘟嘟的小眼睛却带着一丝半信半疑的神情。

  • 福尔摩斯说道,“请坐在长靠背椅子上吧。”说完自己又回到他那张扶手椅上坐下,两手指尖合拢——这是他思考问题时的习惯动作,“亲爱的华生,我知道,你和我一样,不喜欢日常生活中那些平淡乏味、单调无趣的东西,喜欢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你那么热衷于记录我所侦破的案子,这表示你对侦破工作非常感兴趣。请你原谅我这样说,你的做法为我那微不足道的冒险事业增添了不少光彩。”

  • 我回答道,“我的确对你经手的案子有着浓厚的兴趣。”

  • “你还记得那天在讨论萨瑟兰小姐提的那个简单问题之前我说过的那番话吧:为了得到新奇的效果和非比寻常的配合,我们就必须深入到生活中去,而生活本身总是比任何大胆的想象更加富有冒险性。”

  • “恕我直言,我对你的这个说法表示怀疑。”

  • “是这样吗,华生?但是,你依然得同意我的看法。否则,我会不断地列举事实,直到你的推断无法立足,那个时侯你就会承认我是对的了。好了,这位威尔逊先生真不错,今天一大早就来拜访我,并讲述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可能是很长时间以来我听到过的最离奇古怪的故事了。我曾经跟你说过,最离奇、最独特的事物往往不是严重的犯罪而是与轻微的犯罪有关联,有时甚至让人感到疑惑,是否真的有人犯罪了。就我刚才听到的故事而言,我现在还不能判断这个案子是否是一个犯罪的案例,但事情的经过无疑是我所听到过的最离奇的那一类了。威尔逊先生,劳驾你把事情从头再讲一遍。之所以请你从头讲,不仅因为我的朋友华生医生没有听到故事的开头部分,而且还因为这故事太离奇了,所以我渴望从你口中获得每个可能的细节。按理说,当我听到一些稍微能够说明事情经过的细节的时候,我总能想起成百上千个其他类似的案子,并能够用这些案子引导我自己。但这次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案子对我来说是十分独特的。”

  • 矮胖的委托人自豪地挺起胸膛,一副洋洋得意、趾高气扬的样子,接着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又脏又皱的旧报纸,将它平铺在膝盖上,向前伸着脑袋看了一看上面的广告栏。这时我把这个人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尽力模仿我的朋友,试图从他的服饰和外表看出些什么东西来。

  • 但是,我的一番打量并没有令我收获太多。我们这位客人从外表来看,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英国商人,胖胖嘟嘟,模样浮夸,动作迟缓。他穿着一条宽松肥大的灰格呢裤子,一件不是很干净的燕尾服,胸前的扣子没有扣上,里面穿着一件褐色马甲,马甲上面挂有一条艾尔伯特式的粗铜链,链子上坠着一个来回摇晃的带有四方孔的金属装饰品。他身旁的椅子上放着一顶磨旧的礼帽和一件褪色的棕色大衣,大衣的丝绒领子皱皱巴巴。总而言之,这个人除了长着一头火红色的头发、一脸恼羞成怒和不满的表情外,没有什么让人注目的地方。

  • 福尔摩斯目光很锐利,一眼便看出了我在做什么。当他看到我迷惑的目光时,他面带微笑地摇了摇头:“他曾经干过一段时间的体力活,吸鼻烟,是个共济会会员,到过中国,近来写了不少东西。除了这些显而易见的事实以外,我推断不出别的什么了。”

  • 威尔逊先生一听到这些,突然从他的坐椅上吃惊地直起身子,他的食指仍然压着报纸,但目光已转向了我的朋友。

  • 他问道,“我的上帝!福尔摩斯先生,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怎么知道我干过体力活?那是像福音一样千真万确,我一开始就是在船上当木匠。”

  • “你的那双手,我亲爱的先生,你的右手比左手大。你使用右手干活,右手的肌肉要比左手发达。”

  • “哦,那么吸鼻烟和共济会会员呢?”

  • “我就不告诉你我是怎么看出来的了,因为我不想贬低了你的智力,何况你还违背了你们团体的严格规定,别了一个弓形指南针模样的别针!”

  • “啊,是的,我把这个忘了。可是写作呢?”

  • “你右手袖子上有一块五寸长的地方闪闪发光,而左手袖子靠近肘关节的地方打了个整洁的补丁,这是由于经常与桌面产生摩擦造成的。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 “哦,那么中国呢?”

  • “你右手腕上刺的那条鱼的文身图案只能是在中国做的。我对文身图案稍有研究,甚至还写过有关这方面的文章。能够用细腻的粉红颜料给大小不等的鱼鳞着色的这种绝技,只有中国才能做到。还有,我看见你的表链上挂着一块中国钱币,这使得问题变得更加简单。”

  • 威尔逊捧腹大笑起来。他说道:“哎,这个我可万万没想到!我一开始认为你是神机妙算呢,但是看来说穿了也就那么回事。”

  • 福尔摩斯说道,“华生,我现在认为,我这样摊开来说真是个失误,要‘大智若愚’。你知道,我的名声本来就那么回事,如果我总是说大实话,很快就会声誉扫地的。威尔逊先生,找到那个广告了吗?”

  • “是的,我找到了,就在这里。”他一边回答一边用他那粗红的手指指着那广告栏的中间。他说道:“就在这儿,一切都是因它而起。先生,你们自己看看吧。”

  • 我从他手里接过报纸,念道:

  • 红发会:

  • 由于原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已故黎巴嫩人伊齐基亚·霍普金斯之遗赠,现有一职位空缺,凡红发会会员皆可申请该职位。每周四英镑薪金,工作仅挂名而已。凡红发男性,年满二十一岁,身体健康,心智健全者均符合申请条件。应聘者请于周一上午十一点前往舰队街教皇院7号红发会办公室邓肯·罗斯处提出申请。

  • 我读了两遍这则奇怪的广告后,情不自禁地喊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 福尔摩斯一边咯咯地笑,一边在椅子上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他情绪高涨的时候总是这个样子。他说道,“广告很奇怪不是吗?好了,威尔逊先生,现在就从头开始讲起吧,把有关你的一切、你的家人以及这个广告给你带来的好运,一并讲出来吧。华生,你先把报纸的名称和日期做一下记录。”

  • “这是一份《纪事年报》,一八九〇年四月二十七日的,正好是两个月前。”

  • “很好。威尔逊先生,请讲。”

  • “哦,福尔摩斯先生,正像我刚才对你说过的,”威尔逊一边用手擦去他前额上的汗,一边说道,“我在市区附近的科伯格广场开了个小当铺,是个小买卖,近几年生意不好,只能勉强维持生计。以前我还雇了两个伙计,但是,现在只能雇一个了。本来这个伙计也雇不起,幸亏他为了学会做这种买卖,自愿只拿一半工资。”

  • 福尔摩斯问道,“这位热心帮助别人的青年叫什么名字?”

  • “他名叫文森特·斯波尔丁。其实他也不年轻,但是究竟有多大我也不清楚。福尔摩斯先生,我的这个伙计真的是精明能干。我很清楚,他本来可以过上很好的日子,赚的钱也要比我付给他的多上一倍。可是,毕竟他干得很满意,我又何必给他太多呢?”

  • “哦,是真的吗?你能以低于市价的薪金雇到一个这么好的伙计,真是够幸运的。在这个年代,像你这样幸运的雇主,可真不常见。我不清楚你的伙计是不是和你的广告一样非比寻常。”

  • “啊,他也有自己的缺点,”威尔逊先生说道,“他对摄影比任何人都要着迷。他整天拿着相机到处拍,一点儿上进心都没有。他每次一拍完照就一股脑儿地跑到地下室去冲洗,就像兔子钻洞一样快。这是他最大的缺点,不过总的说来,他是一个好伙计,没有什么坏心眼。”

  • “我推测,他现在还和你在一起吧?”

  • “是的,先生。除了他,还有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这个女孩子负责做饭、清扫房间。我家里就只有这些人,因为我是个单身汉,没有结过婚。先生,我们三个人生活得十分平静和悠闲;我们彼此相依为命,一起还债,生活原本平静无常。

  • 打破我们平静生活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广告。就在八个星期以前的今天,斯波尔丁拿着这张报纸走进办公室说:‘威尔逊先生,我向上帝祈祷,我希望我就是那个红头发的人啊。’

  • 我问他:‘为什么?’

  • 他说道:‘为什么?红发会现在又有了一个空缺。哪个人要是得到了这个职位,那他就发了一笔横财。据我所知,空缺的这个职位薪资很高,接受委托的人不知道该拿这笔钱怎么办才好。如果我的头发能变成红色该多好啊,我就可以去享受这个小安乐窝了。’

  • 我又问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你可知道,福尔摩斯先生,我是个足不出户的人。因为我的买卖都是别人送上门来的,用不着到处奔走,我经常是连续几周都不出家门。所以,我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能听到点新闻我总是很高兴。

  • 接着斯波尔丁瞪大双眼地反问我,‘你难道从来没有听过红发会的事吗?’

  • 我说,‘从来没有。’

  • 他说,‘是吗?怎么会呢,因为你自己很符合那个职位的条件啊。虽然年薪只有二百英镑,但这个工作很轻松,也对自己其他的职业没有影响。’

  • 哦,你们不难想象,这马上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这些年来,我的生意一直不怎么好,这额外的二百英镑对我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 我对他说,‘你把事情的详细情况对我说说!’

  • 他一边把广告递给我一边说道,‘好,你自己看一看吧,红发会有个职位空缺,这上面还有办理申请手续的地址。据我所知,红发会的创建人是一个叫作伊齐基亚·霍普金斯的美国百万富翁。这个人的行为本身就很古怪。他自己就是红色的头发,而且对所有红头发的人有着深厚的感情。大家在他死后才发现,,并留下遗嘱,要用他遗产的利息为红头发的男子找个悠闲轻松的工作。就我所听说过的,工作薪金很高,而且不用做什么事情。’

  • 我说道,‘可是会有上百万的红头发男子前去申请的。’

  • 他回答道,‘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你看,实际范围只限于伦敦人,而且必须是成年男子。这个美国人年轻时在伦敦生活,并且是在这里发迹的,他想为这座古老的城市带来一点儿回报。而且我还听说,要想得到这个职位,应征者的头发就必须是真正发亮的火红色,浅红和深红都不行。好了,威尔逊先生,如果你想申请的话,那就只管去好了。但是,为了这区区几百英镑,让你惹上麻烦也许并不值得。’

  • 先生们,正如你们所见,我的头发实际上是耀眼的火红色。因此,在我看来,如果为了得到这个职位需要竞争的话,那么我在与任何人的竞争中都会有很大的优势。斯波尔丁好像非常了解这件事,因此我认为他或许能够助我一臂之力。于是,我就让他关了店门,立即同我上路。他非常乐意能够休假一天,就这样,我们停业一天,前往广告上登的那个地址。”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全部章回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