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物摄像交流群

娶了会巫术的女戏子到底有多恐怖?

楼主:铝壶洗剑录 时间:2020-11-11 16:33:51



娶了会巫术的女戏子

到底有多恐怖?

 

日本人惯常宗崇“妖怪文化”,又常痴迷于推理故事,于是横沟正史(日本上世纪著名推理小说作家)写了一个集这两种特点于一体的故事:《狱门岛》。这个故事在1977年就被搬上过银幕,在当时也取得了不小的成绩,2016年,这个故事被重新演绎,再拍后呈现,本文所评述的是这部最新的电影作品。

这个电影的故事比较复杂,导演在叙事的时候,条理虽是十分清晰的,但因在前半段铺垫过多,后半段又突然加快了节奏,又加之日本人的名字也不好记住,所以,要想三言两语把这个事情说清楚还不太容易。但好在这部电影本身就是悬疑推理类型的,如果不是很懂,不妨多看几遍(下载版本,院线未引进)。

 

剧情大概是这样子的:一个从新几内亚退伍的士兵金田一受战友千万太临死的委托,去到他们家去带个口信,更重要的是保护他的三个妹妹,因为据他所言,如果他死了,他的三个妹妹也难以保命。可等到金田一抵达这个封闭的小岛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家族的复杂超出他的想象。

他的战友千万太的父亲与三松是个疯子,整日被关在家里;千万太的那三个妹妹月代、雪枝、花子也都是傻得一塌糊涂;村里的村长荒木和医生幸庵还有寺庙里的一个和尚了然在为这个家族主事,而家里的日常生活主要靠千万太的堂妹早苗照顾,但早苗却在苦苦等待自己的亲哥哥一少爷

根据别人的讲述,金田一又得知了另外一些事情。千万太的父亲与三松早些年爱上了一个来村子里唱戏的女戏子,月代、雪枝和花子的母亲:小夜。可与三松的父亲嘉右卫门老爷却十分反对他们在一起,于是把已经为与三松生了三个孩子的小夜软禁致死了,于是与三松便疯了。

特别需要说明的是,这个女戏子小夜不仅仅是一个优伶,还是一位女巫,她惯常祈祷和作法,在村子里待着的时候曾为很多村民所信奉,这天然上让村长荒木、医生幸庵及和尚了然很讨厌她,于是他们和嘉右卫门老爷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同盟。

……

总之,一头雾水的金田一失败了,他在极尽癫狂的推理和抽丝剥茧中想要走近真相,但他却没有阻碍悲剧的发生。千万太的三个傻妹妹都被人杀死了,而且手法诡异无比,凶手似乎刻意在暗示什么,但却又让人找不到痕迹。

花子被倒挂梅树枝头、雪枝被扣在钟里、月代被勒死在了祈祷的现场,被杀死的现场都留下了一些信物,但这些信物最终在暗示什么呢?请看下面三句诗:

我在这地方有些郁闷,你日本人杀人,你扯我中国文化干嘛?非得要说你们是独立优秀的文化传承,可字里行间,包括笔迹都是从中国转载而去,岂不是自打其脸?

另外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横沟正史在这里引用的诗文里有一句“甲胄之下”,甲胄本意是指战士身上的铠甲,何曾用来指铁钟呢?用在此处显然是张冠李戴,可见,日本人的汉文化学习还任重道远呢!

……

结果呢?结果就不好剧透了,总之凶手被发现了,确实有些出乎人们的意料。自然,这也是日本式侦探推理小说和电影的惯常手段,算不得有多么意外。但单纯从故事性的角度来考虑,这部电影还是值得一看的。

从导演的技法调度上来说,导演的摄影水平还是值得称道的,画面剪辑、光影运用、故事张力保持方面都做得不错,尤其是拍摄角度的转换,显得十分自然而又圆润,特别值得肯定。我们在拍电影的时候,在机位的设定和人物特写部位的选择上,是不是考虑到很周全,值得反思。

就演员表演而言,主演长谷川在饰演金田一的时候显得太用力、太癫狂了,他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都十分用力,像极了我汉唐时代的傩戏,诡异而又故意,显得不那么自然。女主仲里依纱饰演的早苗还演得不错,但没有什么剧情可以让她发挥,最终也只能流于表面。

背景音乐,英文歌曲几次出现都让人觉得违和,这部电影的故事和背景确实不需要那么现代的音乐去渲染,也或许是我不懂英文歌曲的意境,总之听来十分的别扭,不知道导演是怎么想的。

关于反战思维,这部影片里的日本兵就是二战时期的日本兵,他们的装束也是时的装束,确实叫人生厌。但是,这部片子的导演显然也很厌恶战争,所以他设定的金田一就是一个让战争剥夺了灵魂的失意者形象,他为一个承诺而来,最终却未能实现诺言,他失败了,而凶手也是为承诺而作案,最终却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个误会。我们或许可以联想二战时,日本人的精神感召者,他们的偶像图腾,给他们的灵魂里注入了什么,而最终他们又得到了什么呢?若从这个角度去思考,这部翻拍的作品,显然比1977年版本要进步一些,但若去掉这层或许是我们一厢情愿的解读之外,这部电影充其量也就是不妨一看的级别。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本公众号:

拙作《核桃湾》不再在书店公开销售,有需要的朋友请尽快与我联系,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了解详情,春节后不再售出,多谢支持。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