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物摄像交流群

漫谈瓦格纳的《齐格弗里德》

楼主:中国旅行社黄石分社 时间:2020-07-31 11:41:32

曹云金作为一个有着雄伟抱负的艺术野心家,瓦格纳用了二十多年时间来创作其音乐理想的集大成者——《指环》。《莱茵的黄金》和《女武神》完成于1853年至1856年间,而《齐格弗里德》和《众神的黄昏》则直至1874年才最终完成。这部庞大的四联剧并非一气呵成,而是时断时续的经营之作。其漫长的创作周期,也是瓦格纳的音乐美学观念和“乐剧”理论从产生、形成、完善到付诸实施的过程。按照瓦格纳的设想,《指环》不仅是歌剧的革命,也会带来整个舞台艺术的变革,为此,除了音乐以外,在题材、剧本、布景、剧院设计方面都产生了不同于以往歌剧的瓦格纳式的设想。要将这一系列理想付诸实现,对于一个在1848年革命后流亡瑞士的通缉犯来说是不可能的,因此《指环》的前两部在瓦格纳的书箱里足足压了十余年。1864年,他时来运转,遇上了和他一样耽于幻想的路德维希二世,成为这位天鹅城堡的主人的亲密朋友。在国王的支助下,1869年和1870年在慕尼黑上演了《莱茵的黄金》和《女武神》,而《齐格弗里德》和《众神的黄昏》则于1876年8月16日和17日在拜罗伊特专为上演瓦格纳歌剧而建造的剧院中首演。这也是四联剧的首次完全演出。这次首演被视为德意志民族的一件盛事。在首演前一日,威廉一世皇帝御驾亲临。亲自观看了欢迎仪式的柴可夫斯基写道:“一个大鹰钩鼻子、略带讥讽的薄嘴唇的小个子,乘坐一辆豪华的马车到来,他就是这个国际性节日的创始人里夏德·瓦格纳。”而在看完《众神的黄昏》后,这位伟大的俄罗斯音乐家写道:“连我这个专业音乐家看完4部演出之后都已疲惫不堪,至于那些热心聆听的爱好者们疲劳到何种程度,就可想而知了。”然而这次演出,尤其是首次亮相的《齐格弗里德》和《众神的黄昏》,还是吸引了全欧洲的眼球,尽管瓦格纳本人对演出的舞台设计不甚满意,但还是为自己宏愿的实现而感慨不已。作为四联剧中的第三部,《齐格弗里德》是创作时间最长的一部(前后费时七年),这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各场次之间音乐风格的差异。第一幕和第二幕还延续着《莱茵的黄金》和《女武神》的风格,第三幕则能感受到《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与《纽伦堡的名歌手》的影响。从思想意义上看,《齐格弗里德》的完成比《女武神》晚了十五年。在这十五年间,瓦格纳的思想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他已从早年的对金钱社会极为不满、致力于以暴力改造社会的音乐造反家变为一个通达权变、趋炎附势的艺术至上者和大宗师。这一重大的转变很明显地体现在《齐格弗里德》及其后的《众神的黄昏》中。《齐格弗里德》集中塑造的是齐格蒙德和齐格林德的儿子齐格弗里德成长的过程,齐格弗里德代表着众神中新生的力量,他以天真而无畏的精神斩关夺将,战胜了万难,完成了父母未竟的功业,最后从烈火中唤起了布伦希尔德并与她相爱,获得了尼伯龙根的伟大力量。和前两部纵横复杂、而略显凌乱的情节和人物关系有所不同,《齐格弗里德》及《众神的黄昏》的情节相对集中,是以瓦格纳笔下理想主义的代表着战无不胜的蒙昧力量的齐格弗里德的成长、胜利和毁灭为主线,以齐格弗里德和布伦希尔德的爱情为副线加以贯穿的。如果说《莱茵的黄金》和《女武神》具有浓厚的社会涵义和象征寓意,通过有着很强现实人格特征的神界人物来表现作曲家对于社会的批判意识的话,《齐格弗里德》及《众神的黄昏》则是一部相对完整的、描写英雄从成长到毁灭的史诗,而很少《指环》前两部所具有的批判意识和社会意义。瓦格纳已经不再是愤世嫉俗者,而成为过去他所诅咒和对抗过的种种权威的同盟者,他的艺术革命已经完成了,成为当时欧洲最能呼风唤雨的音乐理论家,他的追随者遍布全欧。这种转变使《齐格弗里德》和《众神的黄昏》更接近作者理想中的全面艺术品,即具有浓厚日尔曼精神的古希腊悲剧式的音乐戏剧。四联剧的结尾渗透了巨大的悲剧因素:齐格弗里德的死、瓦尔哈拉的焚毁、指环沉入莱茵河、神话时代的结束。个中反映出耐人寻味的矛盾心理:那个充满着欺诈、背叛、伦乱和杀戮的神与精灵的时代,既是生气勃勃而引人入胜的,又是终将归于灭亡的。齐格弗里德的失败从他成功之日起就注定了,当瓦尔哈拉在烈焰中熊熊燃烧之际,齐格弗里德的主导动机最后奏响之时,仿佛希腊神话中“大潘已死”的籤言。瓦格纳没有预言取代这神话时代的将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但他似乎在《帕西伐尔》中有所表示,虽然尔虞我诈和阴谋诡计仍然存在,虽然胜利者仍是蒙昧无知的纯真少年,但赎罪与和解将成为新的主题。曾经为无神论者的瓦格纳最后仍不得不在基督教的理想中寻求纵然虚假、然而实惠的安慰——难怪他会遭到尼采的猛烈反对和马克思的辛辣讽刺。齐格弗里德的身上集中太多瓦格纳本人的品质和愿望,这种人格的实现只能存在于乐剧中,而他最后的归宿也无非是象征着整个时代结束的辉煌的献祭。(责任编辑:黄艳)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