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物摄像交流群

《一年级毕业季》总导演徐晴:我们希望观众看到演员是通过努力实现梦想的

楼主:泽传媒 时间:2021-06-09 15:44:19

从小学一年级到大学一年级直至毕业季,三年来,《一年级》的导演组也从青涩的象牙塔,走入社会、直面毕业考题。《一年级毕业季》正在湖南卫视热播,为了解这一季有何种亮点,又想给观众带来什么,泽传媒对总导演徐晴女士进行专访。


《一年级毕业季》总导演徐晴接受泽传媒记者专访


由团战到个人层面的竞争,赛制流程全新升级
大四那一年,同学们往往形色匆匆。与之相匹配的《一年级毕业季》,在叙事和节奏方面,也加快了许多。徐晴介绍,“科班生和旁听生分别在一组老师的带领下进行正面比拼,不断接受各种挑战,在排练过程中,双方师生相互学习,取长补短。”节目架构上,甄别制的优化形成了更合理、清晰的故事线。节目根据表演专业“声台形表”这四门基本功,设置了五个阶段的考核,每两期节目为一个阶段,分别有一场团战和一场考核,而每个阶段排名最后的学生都将被甄别,节目的模式化程度达到最高。
此外,毕业季还在人物与规则设置方面做了进一步完善。从整体的团战逐渐深入到个人层面的竞争,参加毕业大戏是学生时代每个个体的至高荣耀,成为男女主角是科班生与旁听生共同的目标,相互之间是朋友但又有竞争和比拼,这使得整体冲突感和戏剧性大大增强。同时,明星老师之间的竞争也相应被强化。不同于大学季的明星老师处于同一阵营,毕业季双方老师被置于对抗状态,维护团队荣誉的好胜心在竞争机制的激发下被突显。
淘汰制方面,节目组也用心做了不少改变。大学季每一次综合考试,旁听生排名垫底被直接淘汰,科班生则只是自动成为旁听生。而毕业季不再给科班生更多先天优越感,直接将他们置于与旁听生平等的地位,不论有无经过专业系统学习训练,只要排名垫底,就会被淘汰。徐晴表示,“我们想给表演专业的学生足够的危机感,告诉他们考上优秀大学,学成毕业,不代表可以一劳永逸,还需要不断学习和提升自己,才能适应来自社会的各种挑战。”从激烈的竞争感中提前训练表演系学生的综合素质,对上戏的老师来说,他们十分欢迎这样激励学生的方式。科班生经过四年的学习,有着扎实的基本功和一套完整的表演理念,完成的表演中规中矩却少有创新,而旁听生处在表演路上的“一年级”,他们敢于解放天性,不按常理出牌,往往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这一点也值得许多教育者去深入思考。

学员筛选遵循生旦净末丑鲜明个性,导演组工作体量与难度翻番
演戏,并非每个人都能够成为主角;唱歌,总有人的音质不适合做主唱。每个团队都需要不同类型的人才,徐晴表示,“上戏招生,一定是以生旦净末丑的不同标准来选拔,我们《一年级》选择旁听生,同样需要发掘不一样的人群,集结各色人等,同时尊重每个人独特个性和背景的差异。”因而才有了认真拼命的李莎旻子,浮夸可爱的虞书欣,性感高冷的张皓月,也有了暖男赵志伟,老干部成毅等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令导演组深感意外的是,这些与众不同、张扬个性的年轻人,长时间霸占微博热门话题榜,讨论热度甚至高过领队老师。


不同于大学季的是,毕业季将两大阵营完全区分开来,导演组进行24小时跟拍记录,前期拍摄量巨大,后期的筛选量也大,体量上的翻番导致通宵达旦成为后期剪辑的常态,据徐晴介绍,“一百多个机位,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记录,二十二个导演全天候跟拍,后期片比达到了2000:1。”在后期包装时,导演组会顺应他们各自与别人有区隔的特征,加以强调、放大和对比。没有剧本的套路,加上师生间微妙的关系和情绪的波动,导演组需要整体浏览后,才能梳理出每个人的表现以及老师的投入程度,从而做出判断和取舍,重新设定节目架构。


同时,由于毕业季的拍摄需要,导演团队需要更多地与社会进行接触,到外面找寻不同的实践场地,使得在活动组织和拍摄难度方面也进一步升级。如徐晴导演所说“三年走来,无论台前还是幕后,为实现梦想所付出的疯狂是如出一辙的”,正是这种为做到最好不断给自身加码的努力,这股疯狂霸蛮的劲头,让《一年级》在真人秀竞争的道路上,以好看的内容素材与诚意的品质坚守,不断锤炼出佳作。


到真实的演艺圈亲历成长,让这个职业为人所尊重
徐晴在谈及三季节目拍摄的收获时说:“从六岁到十八岁,再到二十几岁,我们了解了从小孩子到年轻人的心理状态,提升了对这类人群的把握能力和判断能力。”一个好的导演团队,一定是半个心理学专家,一定能透过生活的表象,从被拍摄者身上看到他们的真实困境和内心的迷茫。演员这个群体,客观地说,饱受质疑和非议,而《一年级》的立意却是让观众看到演员在成功路上,如何经过艰难曲折达成梦想的,因而把所有学生,都放到真实的演艺圈,让这个年轻群体立于阳光下,重塑观众心中的全新印象

大四学生身处从校园走向社会的特殊时期,天然有着选择的机会,这时候是留在学校排练毕业大戏还是到外面做表演实习,要看自己对未来的规划与定位,还要关照身边所有合作伙伴的情绪。这种选择,在《一年级毕业季》中同样有所体现,科班生孟子义临时搁置团战排练,连夜赶往剧组拍戏的行为,在网络上引起网民热议,徐晴告诉泽传媒记者,“像孟子义这样带着戏约进节目组的同学,当两件事起冲突时,我们不会为他们作出选择,但我们更希望他们能更好地适应选择这件事情。”


艺术院校的大四毕业生如何学成出师,如何入行就业闯荡演艺圈,旁听生怎样挑战传统的表演理念,从零开始完成逆袭,赢得来自业内和社会各界的肯定,都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两队老师的教学模式各异,但专业水准极高,据徐晴介绍,每一堂表演课,都是大师级水平,每一位同学的表演,也都经过了耐心琢磨和用心钻研,他们的专业性和努力度,都毋庸置疑。

相比大学季,毕业季走出校门的记录内容明显增多,除排练教室中的刻苦训练外,考核的方式还将跳脱出课堂作业,徐晴介绍,“我们在魔马音乐节考声乐,在上海时装周考形体,把社会热点事件和学生所学的基本功做一个结合,看他们学的东西在实战当中到底有几成是合格的。”评委也不限于老师,把学生放诸市场,接受导演和观众的检验,有助于完成其各自身份的转变。


这其中每一步,都在观众的见证下完成,完整地呈现从学生成长为专业演员的心路历程,使得这个行业,能够在被理解的前提下,凭综合素养,逐渐赢得更多的尊重。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